牢鹤

【AO3翻译】But The Heart


使我们成为父亲和儿子的不是血肉之躯,而是心灵。---约翰·席勒

现在是凌晨四点半,史蒂夫为自己感到自豪,因为他几乎睡了一整夜,而这时他的房门却在拼命地敲着。他在自己的浴室里,水流着,刷着牙,所以他关掉水龙头,把头探出来,想再听一听。这幢楼里的墙很薄,有时把两套公寓都拆掉,听起来好像就在外面。但不,他的房门又遭到了第二次袭击,接着他听到了一个声音,几个星期以来,除了穿着斗篷的联轴节外,他都没听到过。

“史蒂夫,天哪,打开吧;我觉得你的邻居都有刀"

史蒂夫眨了眨眼睛,用毛巾揩了揩嘴,把牙刷扔进水池后面的那个杯子里,朝门口走去。

“或者枪,不管怎样,他们肯定是全副武装的。”哦,你好,女士。”托尼·斯塔克(Tony Stark)的声音突然转向了大厅的另一边,史蒂夫可以想象出帕金斯夫人正透过一扇开着的门缝盯着她,手里拿着9-1高速拨号的手机。“不,请不要叫警察,我保证我是朋友。”乔布斯的朋友。钢铁侠?我想你可能听说过我。不,女士,我不是脱衣舞娘。我保证我是真的。我身上没有任何身份证明,因为大多数人认为真正闪亮的红色和金色盔甲足以证明你的身份——不,你说得对,我不应该用那种语气。那是个错误,”托尼突然又对着史蒂夫的门说,“看在上帝的份上,罗杰斯,如果你不让我进去,我就把这扇门砸开,看看我是不是不让。”

史蒂夫有点想让这件事持续一段时间,只是想看看它会带来什么结果,但尽管他确信托尼会赔偿他给史蒂夫的公寓造成的任何损害,等待维修仍然是令人讨厌的。他打开了门。

托尼正站在钢铁侠全副武装的无头盔盔甲中,史蒂夫从经验中知道,它可以简单地将自己折叠成颈部结构。他的头发乱蓬蓬的,至少有一天他都没刮胡子,他的眼睛充血——睡眠不足,过量饮酒,或者两者兼而有之,史蒂夫不确定。他的眉毛上有一道不再流血的刮痕,但在它停止之前,沿着脸颊的曲线有一股长长的细流进入他的胡须。他身上有一股最近爆炸的味道,钢铁侠的盔甲上有一些烧焦的痕迹,尤其是在左边,因为当托尼无法足够快地躲避时,他倾向于把他不占主导地位的那一面变成危险的一面。

总而言之,这有点令人担忧,但并不完全是不正常的,除了托尼站在史蒂夫公寓的走廊里,他那富有传奇色彩的个性看上去有点拘谨。真正奇怪的是,托尼靠在他屁股上的那个孩子,穿着一件普通的灰白色医院礼服,一头棕色的长头发耷拉着,直直的棕色眼睛盯着他。

“托尼,什么——?”

“让我进去,史蒂夫,让我们进去,我想更准确些。”在我们被刀刺死之前我保证我的解释完全讲得通,一点也不吓人"

“没有人会刺伤你,”史蒂夫•赫夫斯(Steve huffs)微微有些生气,但大多数时候,他发现自己的危机模式就像一件舒适的夹克衫一样从他身上滑落。他向珀金斯夫人友好地笑了笑,向她招手,然后走回去让托尼进去。“如果他们尝试了,我想他们会很难突破盔甲。”同时,你在撒谎。”

托尼看上去被冒犯了,但这是一种反射性的表情,内心并不真实,在他的外表下,他看起来很惊慌。他的眼睛周围和声音里都是这样,其余的脸都是空白的。史蒂夫尽量不去担心自己在阅读队友方面有点专家的味道。“什么?”

“你的解释说得通,/或不令人担忧。”

“不,”托尼抗议道,他停在厨房的空地上,就在门的正对面,用一种明亮而好奇的眼神环顾四周,他抱着的那个孩子几乎是一种怪异的相似性。“嗯,好的。可能。是的。”

史蒂夫叹了口气,关上了帕金太太的门,她的表情夹在怀疑和娱乐之间。

    让他意想不到的客人安顿下来,需要的时间比预期的多一点,特别是当托尼发现自己没有一个现代咖啡机的时候,他花了5分钟的时间在震惊的沉默中,还有15分钟在公寓周围乱翻。史蒂夫去找点东西招待他的年轻客人。他拿着几张白纸和几支蜡笔回来,打断了托尼的谈话。托尼正试图用自己的手机制造一台咖啡机,用盔甲的零件——或者史蒂夫希望的零件——以及他在史蒂夫公寓里找到的一切看起来很有希望的东西。史蒂夫认出了一个锡酱锅,他的剃须工具和一些编织针,他只是有点尴尬,因为他在公开场合。

孩子正以惊人的敏捷帮助解构手机,坐在史蒂夫的小方餐桌旁,托尼在那里展开了他的项目,下巴几乎没有顶到边缘,用脚踢着椅子的扶手,哼哼着。托尼成功占领了史蒂夫家一个相对较大的角落,其速度之快令人惊讶,但实际上并非如此。

“不,托尼,”史蒂夫说,耐心地从托尼手中拿过一些零碎的东西,然后把自己放在托尼和桌子之间,当托尼再次伸手去拿的时候。

“但……但史蒂夫。”

“不,”史蒂夫坚定而稳定地说,这是他从经验中学到的,当托尼是这样的时候,应对他是需要的。“在这里,我把衣服。”他把一件柔软的、折叠着的汗衫和一件t恤塞进托尼的怀里,这样他就不用再去拿电子产品了。

“这是犯罪,史蒂夫,这是不自然的。”用沸水煮咖啡——谁会那样做?”

“你的咖啡机就是这么做的。”你只是看不到而已。”

“对,机器。他们现在为你做这些。这是一件很平常的事

“去换衣服,别穿那件盔甲在我的地板上钻个洞。”

“你说我胖吗?”托尼要求史蒂夫把衣服按在他的胸口上,然后把手放在托尼的肩膀上,他相对确定他的盔甲里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破掉或者——更有可能——把他的手指吹掉,并试图把他推向浴室。“这是什么,你给我什么?”

衣服。”

“这是电子战,Fruit-of-the-Loom吗?这些衬衫一袋半打不到五美元。不到5美元,史蒂夫。

事实上,即使花这么多钱,史蒂夫也有点吃惊。他仍难以适应通货膨胀。有时,他走进商店买东西时,不会太看价签或收据,因为现在他有借记卡,而且如果他努力尝试的话,他甚至可以在不查看总数的情况下刷卡。有时,他会像他的母亲那样,花上几个小时剪优惠券,仔细地讨价还价,尽管他还没有花不到20美元去杂货店买东西,这可能会吓坏他节俭的母亲。

“他们实用,”史蒂夫说。“舒适”。

“他们通用的。”

史蒂夫曾见过托尼跌跌撞撞地走出实验室,穿着脏兮兮的衣服,嘴里念念有词,所以他认为托尼并没有那么可耻。他可能只是想让史蒂夫振作起来,或者可能他已经累得像史蒂夫喜欢说的那样,变得像个傻瓜一样,对所有事情都挑三拣四,而实际上却没有听到他自己说的大部分话。

史蒂夫有点喜欢那种状态的托尼。不过他担心托尼不会再睡了。但这也意味着史蒂夫可以反其道而行之,专横跋扈,爱挖苦人,而托尼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这么做。这有点像他习惯了和咆哮的突击队员们开玩笑,史蒂夫在所有熟悉的东西中找到它们时感到安慰,无论他在哪里找到它们。

“去换衣服,别弄脏我的地板,否则我就把你踢出去。”

他操纵托尼,实际上推了他一下,托尼允许他这么做,而史蒂夫直到最近才明白这不是对大多数人的让步。史蒂夫尽量不滥用特权,但有时需要动用武力,让天才-花花公子-慈善家专注于手头的任务。

“我不认为那是我的错。你可能有蟑螂。”

“也许吧,”史蒂夫承认,因为他偶尔也会看到一些,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这就是纽约市。“但这与什么有什么关系呢?”

托尼停顿了一下,头歪了,史蒂夫可能觉得这很可爱,但永远不会说:“他们吃木头?”因此,在我到达之前很久,结构完整性就被破坏了吗?

那是白蚁。”

托尼怒视他。“你会知道的。”

至于《东山再起》,托尼•斯塔克(Tony Stark)那传奇性的剃刀舌头实在是太弱了。史蒂夫认为他一定很累,或者很累。这本身就令人担忧,但也意味着他很快就会撞到墙上,无法从墙上弹回来。史蒂夫需要在托尼崩溃前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并抓住一切机会和他解释。在这种状态下,托尼的另一件事是,史蒂夫可以轻轻地推他,而且常常能随心所欲。

“去改变,托尼。你回来的时候可以喝咖啡。”

托尼终于咕哝着拿起了衣服,但咖啡因的承诺似乎足以让他心动。史蒂夫希望他选择浴室,但他直接进入了史蒂夫的卧室,史蒂夫猜测,这是——很好。他在脑子里检查他房间的状况,如果他有什么难看的东西,或者任何他不想让托尼碰的画,因为毫无疑问,托尼会碰所有的东西。他很满意托尼在他的卧室里没有任何东西可以破坏或用来让史蒂夫难堪,于是他转向他的年轻伙伴,后者仍然固执地拆下一小部电话,但抬起头来,专注地看着史蒂夫的目光。

“啊,”史蒂夫说,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嗨。”

有砰的一声,一声巨响,还有一声“该死的,该死的——该死的!”从卧室。

“嗯,”史蒂夫对孩子说,“请原谅我一下。”

然后他溜进他的卧室,谴责他的嘴唇因为即使史蒂夫知道平民语言更宽松的这些天他不能容忍在易受影响的年轻人面前发誓,哎呀他听起来像某人的爷爷——但是,该死,他是老了,在某种程度上,所以他也可以拥有它。

他一看到托尼,就停了下来,倒立着,侧身躺在史蒂夫狭窄的床上,头指向地板,一条腿以一个尴尬的角度翘起。史蒂夫的桌子和椅子都被打翻了,最近刚刚被整齐地堆放在桌子一角的文件现在到处都是。史蒂夫看着,嘴巴微微张开,难以置信。托尼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造成了这么大的破坏,几张纸片扑通一声掉下来,落在了托尼的头上,这让他有些恼火,也让他有些勉强。

“我没想到会这样,”托尼说,有点惊讶,有点疑惑,好像生活不会经常让他震惊——也许不会,不过史蒂夫打赌自从加入复仇者联盟后,生活变得更加不可预测了。他可能不应该为此沾沾自喜。

“发生什么事了?”史蒂夫问,上前帮忙。

反向无功电流和卷曲冷却电路的意外故障。这是一个有趣的反馈循环,但很可能很好,当那发生的时候,我没有飞行。

这对史蒂夫来说并没有多大意义,但当谈到托尼的专利科学品牌:一部分是天才,一部分是疯狂,一部分是健康的不可能。他抓起托尼的一些盔甲,把他抬了起来。

“霍利希瓦纳基,”托尼急忙说,有点抖,直到史蒂夫把他放在床上。

“我们能不能尽量少说脏话?”史蒂夫问,内心对它听起来有多像某人的未婚阿姨而感到畏缩。“只是,这里的墙壁有点薄,和现在的公司在一起……”

有时,当他试图解释自己时,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托尼看着他,好像他提出了一个难以理解的奇怪要求,而史蒂夫认为,如果托尼笑了,他就会再把托尼扔下去。

相反,托尼的表情变成了一个有点受约束的表情,他说,“是的,好的。”抱歉。”

史蒂夫眨眼。“这很好。现在我们怎么才能让你摆脱这个困境呢?”

托尼用一种使史蒂夫脖子上的红晕爬起来的方式看着他,一边扬起一边的眉毛,一边在他的嘴角稍作调整。托尼张开嘴,眼睛里除了地狱和恶作剧什么都没有,然后他又闭上嘴,什么也没说,只为了几次内心挣扎的心跳。最后他说,“后面板。你能把它推进去吗?我在里面装了一个工具箱但是关节弯曲了哦,谢谢

在短时间内,盔甲的碎片脱落或者开始折叠,就像技术奇迹一样。近距离观察它光滑的设计,史蒂夫从来不会觉得不舒服,但他现在知道的比什么都好。托尼怀疑他的恭维,不管他多么真诚。事实上,史蒂夫越真诚,托尼就越不相信他。

这不是旅行箱的盔甲,托尼曾经解释说它有点像“紧急盔甲”,重量轻,没有所有的铃铛和口哨声。这也意味着,不管发生了什么,托尼都有时间把一件完整的设计——八件或九件,史蒂夫在托尼伯爵的位置上迷路了。这个有一个圆弧反应堆,但这并不能缩小它的范围。

史蒂夫用手抚摸着托尼的肋骨,说:“是的。”

“我有一个完全不恰当的评论,涉及‘吃木头’,但我克制了自己,”托尼说。

史蒂夫花了一点时间来追溯他们关于白蚁的谈话。“注意和欣赏。”

“你觉得我应该给她买匹小马吗?”

现在史蒂夫已经完全迷失了方向,但这是托尼身边的一种熟悉的感觉,甚至连史蒂夫都难以接受。“谁?”

“孩子,”当他被白痴包围时,托尼带着夸张的耐心说,他是一个天才,为什么没人能跟上他。这让史蒂夫不时想把托尼扔进墙外。“小女孩喜欢小马,不是吗?”这是一件事。我读到的地方。”

史蒂夫想起了坐在厨房餐桌旁的那个孩子,他沉默寡言,手指灵活,目光炯炯。“也许不是一匹小马。也许是一些衣服,还有一些涂色书。因为史蒂夫所拥有的是艺术用品,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儿童。

他帮助托尼拿着一块部分融化的金属板,当布面松动时,他从布面下拉出一条线,露出下面一层愤怒的红色皮肤。托尼轻轻地嘘声。

“你需要治疗吗?”史蒂夫问,他有点害怕这不是他第一次想到的事情。大多数人在需要的时候都会说些什么。对托尼来说这是一个危险的假设。“你做的?”

“孩子很好。也许我们应该带她去看医生,以防她有某种疯狂的星际空间疾病什么的。”托尼用他从什么地方拿来的螺丝刀在他的盔甲上戳膝盖关节。

“太空疾病?”

“我发现她在一个废弃的空间站上,所以…是的。”

史蒂夫把螺丝刀拿走,等着托尼不再试图把它拿回来,和他进行眼神交流。“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史蒂夫在他的《听我说》(Obey me)一书中说,“我超越了你的声音,这有时会让托尼陷入一种完全相反的卑鄙之中,但有时,如果使用得当,托尼的反应会非常出色。”

托尼戏剧性地叹了口气,但他开始解释,所以今天是后者,史蒂夫安静地松了一口气,因为用那种口气说话总是一场赌博。

“不多说。愤怒的打电话给我。我去了。“在离地球表面240英里的轨道上,有一个废弃的空间站,直到最近才有人注意到它,只是因为它的隐形电容器在NASA的一个塔上滑动和敲击。”

“就你?团队为什么不?”

“团队不是有价值。除了雷神,他们想要侦察,而不是用锤子猛击它。顺便说一下,我需要进行那些Quinjet升级。该是我们有自己的飞船的时候了。我们需要一个;我们是一个合适的团队。去他妈的里德和他那该死的喷气机。"

史蒂夫用螺丝刀戳了托尼的膝盖,让他集中注意力,当他在看的时候,他发现了关节,开始解开腿部的一些盔甲。

“呃,该死的里德,我是说。”

这是一项很好的努力,但这并不是史蒂夫想要的。“空间站……?”

“好吧,当我说‘车站’的时候,那并不是真的——我是说,那是一个很小的东西。”空间小屋。空间电话亭。希望在那里工作的人不会有幽闭恐惧症,这并不重要,因为他们都被吃掉了。

螺丝刀滑倒了,史蒂夫几乎刺穿了自己。“什么?”

“是的,我想。我并没有停下来检查。到处都是身体部位。就像恐怖电影一样,四肢被撕裂。它是黑暗的——氧气但没有重力,所以一切都漂浮着。血液在这些漂亮的,完美的圆形球体中。我一开始都没注意到。然后我找到了那个孩子,开始倒计时。我抓住那孩子,下了车。”

“一个倒计时?”

“有人操纵了这个地方,让它爆炸,或者这只是一个触发的防御。”

史蒂夫感到一阵恐慌攫住了他的心,他有一种强烈的冲动,想要用手抚摸托尼,只是为了测试一下他是否安然无恙。当史蒂夫能触摸东西时,他总是感觉更好。有时,这是他唯一能让自己相信这一切都是真实的,而不仅仅是一个非常生动的梦。在托尼的大腿上,还有另外一排烧焦的盔甲。如果有任何深度它就会击中股动脉。

“但你没事,”史蒂夫忍不住又问。

“是的,母鸡。我很好,小女孩也很好。幸运的是,我发现她的吊舱是密封的,坚固的足以承受重新进入。托尼坐在他的胳膊肘上,眼睛盯着史蒂夫的身体。“你要先请我吃饭吗?”

史蒂夫过了一会儿才意识到,他用手包住了托尼大腿上的伤口,用手掌测量伤口的宽度,感受着下面的热度和脉搏。几个月前,史蒂夫可能会红着脸,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来,突然把手抽开。

现在,即使他能感觉到脖子后面的温暖,他也会扬起眉毛说:“我需要吗?”

托尼以他的呼吸方式调情——连续的,无意识的,随意的。史蒂夫——不;他不擅长简单的交流,那些没有什么意义的话语,那些仅仅意味着有趣的话语和沉默,否则会很尴尬。但是他认为他可以和托尼在一起。有谁比大师更适合练习呢?但是托尼用强烈的目光盯着他,这让他很紧张,直到托尼的脸裂开,咧嘴一笑,白牙贴在他的胡子上。

“美国队长,”托尼用一种震惊的语气说。“你是在骗我吗?”

史蒂夫回敬一笑,尽可能不引人注目地把手拿开,因为他认为自己可能是
当他调情的时候不那么随意,这对托尼来说可能更容易,因为史蒂夫可能只是有点意思,坐在他的后脑勺上。

“你不应该回去保护自己吗?”

“他们有自己的报告。再说,他们和孩子有什么关系?把她扔进实验室研究她?这是废话,呃,疯了。“废话”好吗?我不知道你对咒骂的严厉程度有什么底线。”

“神秘杀手太空细菌怎么样?”

“我们都经历过去污,你把我当成什么了?”我科学负责,这是一个动词

托尼把他的腿从最后一件盔甲上抬起来,从那堆红色和金色的金属上挪开,然后把他的脚伸了起来,双臂抱在头上,他的背部拱起一条优美的线。史蒂夫站了起来,当他觉得自己在逼近时,他会后悔。托尼并不小,但他更小,紧凑,线条优美,突出了紧身衣。史蒂夫在某种程度上很高大,有时他几乎无法理解自己。在战场上,他再也不会注意到。在这一点上,战争和咆哮的突击队员让他崩溃了,但在平民生活中,史蒂夫发现自己意识到了周围的空间很近,周围有很多易碎的东西,他的力量增强了,几乎所有东西都是易碎的。

托尼跳了起来,然后爬到史蒂夫的床上,穿过一堆松垮的床单和旧被子,这样他就可以查看那堵被推着的长墙了。“这真是漂亮。”

他正在和史蒂夫画在白色油漆上的纽约天际线的壁画交谈。它开始于棕色——因为那是史蒂夫当时能找到的颜色,他想在忘记之前捕捉到它,一旦他意识到其中有一些他已经记不住的东西。天际线他怎么记得的。它是用黑色——炭笔——现代的布局,高耸的建筑,线条粗犷,笔直。黑色更加紧密地挤在一起,但是看到仍然有可辨认的形状,这是一种安慰。

史蒂夫永远也拿不回他的公寓押金,但他认为这是值得的,如果他搬家的话,他可以负担得起清理和重新粉刷的额外费用。

“嘿。”托尼戳了一个空补丁。“史塔克塔应该在这里。”

“我将添加它,”史蒂夫承诺,然后必须抵制摇摇欲坠的托尼的注意,因为他是盯着史蒂夫混乱的素描与他通常强度储备尤其棘手的数学方程或困惑的实验从横幅博士——有趣的事情,让托尼的旋风介意停下来注意这让史蒂夫痒他的皮肤下,神经和热。
“你要穿什么颜色的衣服?”

史蒂夫耸了耸肩,然后试图让他们回到正轨。“托尼,不要无礼,但是——”

“哦,是不礼貌的,请。”托尼的肩膀上挂着邪恶的微笑。“我喜欢你粗鲁的样子。”

这是一个专利的谎言。托尼对史蒂夫的防守比其他任何人都快,但现在不是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你为什么在这里吗?我不是说我不想帮你,但是……

“很明显,不是吗?”最后,托尼转身离开了墙壁,又掉到地板上。“苹果派,白色的栅栏,爸爸妈妈带着孩子和狗。”

“什么?”

“美国所代表的东西。”

史蒂夫试着,他真的试着,做出和托尼一样的逻辑上的跳跃,无论如何,托尼相信这一连串的字是一个答案,但他就是做不到。“什么?”

托尼歪了歪脑袋。“我以为你会和孩子们相处得很好。”上帝知道我一点头绪都没有。”

“你来这儿是因为你觉得我对孩子很好?”

“嗯,是吗?”

“我没有。”史蒂夫希望他能说点什么来软化这个事实,但事实并非如此。“不,我不是。我说过什么或做过什么让你有不同的想法?”

托尼除了一副非常不相信的表情外没有别的回答。“你对孩子不好吗?”

“没有。抱歉。”这似乎还不够,所以史蒂夫试图详细说明。“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其他的孩子只是欺负人。在血清之后,它们看起来很脆弱,我不小心把钢条折断成两半。母亲们无论如何都会把孩子交给我。

“嗯,看到——”

“他们会开始哭泣。”

托尼咽下了剩下的句子,然后在所有的痛苦之下显得有点好笑。“可怜的家伙。朝希特勒脸上一拳,但婴儿很吓人。”

“他其实不是希特勒,”史蒂夫气呼呼地说。“他的名字叫伯特。他曾在一家钢铁厂工作,但他一直想尝试表演。

“这只是难过。”

史蒂夫知道托尼的意思是讽刺,但他突然觉得有点伤感。伯特曾经教过他如何吹口哨,如何嘲笑他们每次上台时自己的表演,他对贝蒂很好,贝蒂是个漂亮的金发女郎,她没有给他一天的时间。他现在已经死了,和其他人一样。每个人都但是史蒂夫。

“哦,操!我现在该怎么办?”

史蒂夫振作起来,把自己拉回到现在。“一定还有别人。”Potts小姐怎么样?”

“小辣椒不讨厌孩子或任何东西,但她并不是你所说的那种以孩子为导向的人。”托尼用手梳理了几次头发,然后抓住头发,盯着窗外依然漆黑的早晨。

“代理罗曼诺夫?”

“史蒂夫。”托尼给他的眼神充满了难以置信的沮丧。“娜塔莎?真的吗?你是说我们认识的女人吗?”

“不!除了他,我——”。“我不是故意的……”

“别担心。我不会告诉。”

在这个世纪,史蒂夫有一些事情是不喜欢的,但他还做了其他一些事情,比如他被随意的性别歧视假设所激怒,即使这让他羞得双颊发红。佩吉会喜欢的。想到她的时候,他几乎感觉自己就像一个猛兽在砍自己的心。史蒂夫试图把这当作一个好的信号,尽管这有点像是背叛。即使他永远也不知道自己是在继续前进,还是变得越来越冷漠。

“好吧。所以。的孩子。不可能太难,对吧?人们总是比我们养的孩子笨。没有多少。给它们喂食,给它们浇水,用闪亮的东西分散它们的注意力,确保它们不会孤单太久。说到这一点,她一个人在你的厨房里呆了多久?”

太长了。史蒂夫推开门,看到那孩子,全身赤裸,全身覆盖着一堆颜色,站在史蒂夫的冰箱上,眼睛闪闪发光,充满了决心和对永生的信念,许多孩子似乎都是这样。

“哇,像一只蜘蛛,或是一只猴子。”蜘蛛猴。”托尼说。“而且,不是女孩,哈。”

“你以前不知道吗?”史蒂夫一边冲过房间,一边要求道,正好赶上那个孩子——那个小男孩——在去地上的路上截住了他。

“检查一下似乎很不礼貌,”托尼以一种让史蒂夫喜欢的方式说,那是一种太过沉静的方式。那个男孩高兴地尖叫着,在他身上爬来爬去,全是胳膊和腿,或者——更准确地说——尖尖的手肘和多节的膝盖,直到他坐在史蒂夫的肩膀上,双手插在史蒂夫的头发上。

一阵微弱的咔哒声和一道闪光,史蒂夫朝托尼的方向看去。托尼看上去完全无辜,双手藏在背后。

“你拍了照吗?”史蒂夫问。

“没有。”

“因为如果你照了一张照片,我就把你的照相机弄坏了。”或电话。或者是微型电脑——任何正在存储图片的东西。”

“史蒂夫,我没拍照片!”

但史蒂夫知道这种表情。他的表情是:“是的,我拍了张照片,然后设法把它抄送给我们认识的每一个人,还可能把它贴在某种互联网开放论坛上,让全世界都能看到。”

“哦,嘿,有很多黑色的。”托尼走到桌子跟前,看着史蒂夫留给他的纸上那个男孩写的潦草字迹。“黑色。”

它有很多黑色。整张被单上全是黑色蜡笔。其余的颜色似乎都被他们的年轻客人弄得乱七八糟。这些都是油性颜料。要用肥皂把它们洗掉。

“也许是因为在太空中迷失了这么久?”史蒂夫很危险,他忙着小心翼翼地把那个男孩从肩膀上拽下来,一直拖到安全的地板上,根本没有注意到他。

“看起来像眼睛。和牙齿。”

黑暗中有眼睛,有牙齿,还有其他在太空飞船上的人,看起来就像被野兽撕碎了一样。史蒂夫读了足够多的科幻小说,知道这不是一个好兆头。他希望盾牌会处理此事。

“嗯,如果有什么东西,它在上面,我们在下面,我们应该把注意力集中在孩子身上,我们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

那孩子尖声尖叫着,兴高采烈地叫喊着,天鹅从史蒂夫的肩膀上侧身俯冲下来。史蒂夫扭了扭身子,抓住他,让他站起来。小男孩立刻试着像爬树一样爬上史蒂夫,两条瘦骨嶙峋的腿紧紧地缠在他身上,把史蒂夫的衬衫紧紧地攥在手里。

“坚持住,蜘蛛猴,”托尼说着,走上前把孩子剥开。这孩子看起来很叛逆,反而试图爬上托尼,他给了史蒂夫一个恼怒的表情,好像这是他的错。“这不是一个进步。哎哟!”

托尼和那个男孩看上去都很惊讶,他的一只脚竟然找到了一个温柔的地方。小男孩敏捷地滑倒在地板上,大而懊悔地抬起眼睛,双手抚摸着托尼的臀部,就像一只受伤的动物。

史蒂夫蹲下身子,让自己显得渺小,然后温柔地说:“托尼受伤了,所以我们应该对他好一点,好吗?”

小男孩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而托尼却在抱怨他怎么不是中国娃娃,天啊,史蒂夫。

“我是史蒂夫。你叫什么名字?”

男孩咬了一会儿下唇,然后伸出手臂,露出手腕内侧。出于好奇,史蒂夫小心翼翼地握住他的手腕,大手指叠起小骨头,然后注意到柔软的皮肤上有一个条码纹身,他的大拇指在一串数字的上面刷了一个粗点,就在长方形的条码上。

“下面有一个微芯片。”我扫视了一遍,但得到的只是胡言乱语。编码。JARVIS正在研究它。

托尼把双手撑在膝盖上,低头仔细看了看男孩的手腕。他离他很近,史蒂夫能闻到他的味道——烧焦的金属和昂贵的古龙水。他告诉自己不要再注意这些事情,集中注意力。男孩手腕上的墨水又新又脆。穿上一定很疼。突然间,史蒂夫感到了那种低沉的愤怒,那种让他拿起他的盾牌去面对世界的愤怒,有时他宁愿蜷起身子,不动一会儿。他想要保护这个男孩,即使他不知道如何,或从什么。

有三个字母和一个数字被稍微设置在条码上面的其他数字的旁边,比其他数字稍大一点,拼出PT3R。

“彼得,”史蒂夫说,男孩和托尼都好奇地看着他。“那是好的吗?我可以叫你彼得吗?

男孩似乎想了一会儿,然后咧嘴一笑,又宽又亮。

“我觉得那是‘是’,”托尼说着,直起身子。“好吧,这是解决。现在我想该是史蒂夫叔叔带你去洗澡的时候了,托尼想给你找些衣服。

史蒂夫眨眼。“什么?”

彼得以一种睁大眼睛的叛逆的眼神看着史蒂夫。

“快,快,”托尼说着,从某处拿出一个电话。史蒂夫认为他在衣服上缝了一些备用的。

让彼得洗澡是一种……经验。这段经历的结尾是彼得浑身湿淋淋地在房子里飞奔——至少这次是干净的,史蒂夫跟在后面,拼命地想阻止男孩滑倒,把他的头撞开。史蒂夫也一样湿漉漉的,但谢天谢地,他还穿着衣服。托尼甚至都懒得抬头看,他躺在史蒂夫舒服的椅子上,彼得围着他转,对着他的肺部大喊大叫。托尼换上了史蒂夫早些时候给他的衣服,看上去完全像在家里一样,不停地敲击着手机的触摸屏。

“托尼,”史蒂夫说,拉了两圈椅子停了下来,气得浑身滴水。“帮忙?”

托尼伸出手臂,接住彼得的下一个回合。作为报复,彼得爬上了托尼,摇得像只湿狗,长长的头发向四面八方飞溅着水滴。

“电子战,上帝,不!”托尼喊道。“我已经讨厌了!哦,人类!这是难以想象的残酷!

当然,这只会让彼得笑得前仰后合,他把头埋进托尼的胸膛,想把他弄湿。有一个微弱的叮当声,托尼走了“oof!”然后彼得又坐了起来,揉着额头,皱着眉头。在电弧反应器上击中头部的疼痛只会使他暂时离开。然后,小而好奇的手指摸索着托尼衬衫下的圆形金属边。

“嘿,那痒!”

史蒂夫在彼得给托尼造成任何实际伤害之前,就用他最宽大、最蓬松的毛巾把彼得吸了起来,主要是把他弄干,让他一动不动。

当他让彼得站起来的时候,男孩突然倒下,有几秒钟史蒂夫担心他受伤了,不知怎么的,但接着毛巾下有缓慢的、故意的滑动动作和一种轻柔的嘶嘶声。史蒂夫用了几分钟后,就离开了他。

“那么他现在是个鼻涕虫了?”托尼问,举起一个购物袋——一种塑料材质的袋子,边缘锋利,有丝绳把手。

“一条蛇,我认为。这是什么?”史蒂夫见了里面几件和彼得一样大小的衣服和裤子,差不多。“怎么——?”

“仙女的衣服,”托尼说。

”波茨女士吗?”

“小辣椒,”托尼确认道,看起来只是有点不满被揭露。

波茨的薪水非常高,但有时史蒂夫仍然认为她应该加薪。现在还不到早上六点,而且一定是一个很奇怪的电话。史蒂夫无法想象托尼是如何解释的。

“她为什么不给你带衣服来?”史蒂夫问,把折叠得整整齐齐的东西分类。还有内衣和袜子,咖啡桌上还有一堆可能是鞋子的盒子。

“她曾经有”。

史蒂夫想要质疑这一点,但托尼看起来好像已经发怒了,所以史蒂夫开始着手把他们的毛巾蛇改造成一个真正的男孩,并把自己改造成一个看起来不像他走进游泳池的样子。当他回来的时候,托尼穿着一条一定是他的牛仔裤,因为它不会从他的臀部滑落,但他的衬衫是史蒂夫的——太大了,还带有盾徽。他宣称如果他不喝咖啡,他就会死。

史蒂夫完全忘记了咖啡。他提议开始水的煮开,但是托尼在他的太阳镜上——那些有红色镜片的——给了一个类似的对彼得,这些用浅蓝色的镜片,并宣称他们要出去。

ps:这篇文章是初翻,极其翻译腔hhhhhhh请见谅
我个人觉得文章没结束,不过找不到下一篇了
AO3链接在评论中 无授权,侵删

评论(4)

热度(21)